那时吃过白黑黄绿红-河北省饭店烹饪餐饮行业协会
 
 协会介绍
   首批入选中国冀菜大师名人堂尊师、导师、名师名单
   河北省饭店烹饪餐饮行业协会简介
   会长寄语
   省协会组织机构
   协会章程
   协会职能处室
   专业委员会
   2021年主要工作总结和2022年工作规划
   2021年行业大事记
   协会第三届负责人名单
   2020年工作总结和2021年工作汇报
 
 联系我们

单位名称:河北省饭店烹饪餐饮行业协会

办公地点:石家庄市建设南大街18号(天津银行北临)一号办公楼三楼

联系电话:0311—86677135

电子邮箱:hbprxh@126.com

 

食海钩沉 > 美味探寻
那时吃过白黑黄绿红
时间:2013-2-5 23:05:00 浏览:4157

那时吃过白黑黄绿红

    1960年的春天,在人类历史上恐怕也是个黑暗的春天。能吃的东西似乎都吃光了,草根、树皮、房檐上的草。村子里几乎天天死人。都是饿死的。起初死了人,亲人还“呜呜哇哇”地哭着,到村头土地庙里去注销户口,后来就哭不动了。抬到野外去,挖个坑埋掉了事。很多红眼睛的狗在旁边等待着,人一走,就扒开坑吃尸。粮食到哪里去了呢?粮食都被谁吃了呢?还是说说当时饥饿的日子吧。平心而论,村里的人都非常老实,即便饿死,也不会出去闯荡。后盛传南洼那种白色的土能吃,便都去挖来吃。吃了拉不下来,又死了一些人。于是,大家不敢吃土了。那时我已经上学。冬天,学校里拉来一车煤块,亮晶晶的,是好煤。有一个生痨病的杜姓同学对我们说那煤很香,越嚼越香。一上课,老师在黑板上写,我们在下边嚼煤,“咯嘣咯嘣”一片响。老师说你们吃什么,我们一张嘴都乌黑。老师批评我们:煤怎么能吃呢?我们说:香极了,老师不信吃块试试。

    老师是女的,姓俞,也饿得不轻,脸色蜡黄,似乎连胡子都长出来了,饿成男人了。她狐疑地说,煤怎么能吃呢?有一个女生讨好地把煤递给俞老师,俞老师先试探着咬了一点,品滋味,然后就“咯嘣咯嘣”地吃起来了。她也说很香。这事儿有点魔幻,我现在也觉得不像真事。但去年我见到王大爷说这事,王大爷说:你们的屎填到炉子里呼呼地着呢。后来,幸亏国家发了救济粮来,豆饼,每人半斤。奶奶分给我们每人杏核大一块,嚼着,舍不得咽,舍不得咽就没了,好像在口腔里化掉了。我家西邻的孙家爷爷,把两斤豆饼一气吃下去,口渴了猛喝水,豆饼发开,胃和肠子破了,孙家爷爷死了。

    十几年后痛定思痛,母亲说,那时人的肠胃薄得像纸一样,一点脂肪也没有。大人有水肿,我们一班小孩都挺着个水罐一样的大肚子,肚皮似乎透明,绿色的肠子在里边也蠢蠢欲动。我们都特别能吃,五六岁的孩子,一次能喝八大碗野菜汤。后来又听人说,癞蛤蟆的肉味比猪肉还要鲜美,母亲嫌脏,不许我去捉。

    生活渐渐好起来,红薯干能管饱了,这时已是“文革”后期了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摘自《莫言散文》“凶恶的吃相”)
 
 
 中国烹饪协会  中国饭店协会  大石代设计咨询  大众点评网  名厨网  保定金筷子  八斗伙计招聘网
 石家庄新东方烹饪学校  承德美食网
关于我们 | 会员服务 | 诚邀加盟 | 免责声明 | 招聘信息 | 品牌认定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
Copyright©2010-2012 河北省饭店烹饪餐饮行业协会 ,AllRightsReserved
您是本网站第983775位访客 当前在线20